二十四桥明月夜

【all叶】自恋是隐藏属性

一川烟草:

  @CHU薇补上给阿薇的生贺。阿薇是炒鸡温柔超级棒的太太~


叶叶邪教(穿来的叶不是总攻啦😂那边相当于无感情线,或者说穿来的叶更自恋一点,看到一毛一样的自己自然就想亲亲抱抱啦)


 


有病


 


正文


 


“老叶,你大晚上的把我们找过来到底有什么事?”张佳乐穿着睡衣戴着睡帽,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打扰女孩子睡美容觉可是很深重的罪孽。”楚云秀顶着一张海藻泥面膜脸坐在座位上,邪恶的颜色看得李轩一个哆嗦。


 


“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自称是女孩子。”李轩耿直地说。


 


楚云秀阴恻恻地转过脸:“老娘一会儿敷完面膜糊你一脸哦。”


 


吓得李轩赶紧多看了几眼可爱的领队压压惊。


 


“还有十五分钟就到了就寝时间了。领队,有什么事快说吧。”张新杰也已经洗过澡换上睡衣,不过因为叶修的紧急集合,换衣服来不及直接这么出来了。


 


叶修罕见地露出为难的表情。他的眉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终于放弃解释,直接把真相呈上来。


 


“你们……往后面看一下。”


 


众人随着叶修的手指扭头,这才发现最后一排椅子上坐着一人。


 


“卧槽!”随着那人抬起头,小小的会议室里此起彼伏发出惊呼。


 


那人挑起唇角微微一笑,放下翘着的右腿不疾不徐地走到叼着烟没点火愁眉苦脸的叶修旁边,拿下他唇间叼着的烟,亲了他一口。


 


“你他妈!”黄少天第一个拍着桌子炸起来,“那边那个顶着老叶脸的是谁!妈的别以为你长得和老叶一模一样我就下不了手!”


 


没错,一直坐在后排没有出声的男人和他们可亲可爱的叶领队穿着同样的国家队队服,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即便如此,从气质和表情上还是能一眼分辨出二人的不同。


 


“少天,冷静一点。”叶修伸出双手示意黄少天平复一下激动的情绪。


 


王杰希很冷静,至少表面上是那样:“怎么回事儿?”


 


“我听说领队有一个双胞胎弟弟。这是你弟弟?”喻文州勉强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是哟,”那个亲了叶修的男人突然开口,“我就是叶修,嗯……这个应该叫穿越?平行世界?算了不管了,反正都已经成了事实了。”


 


“我说啊,你在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把手从我们领队的腰上拿下来啊。”方锐眯起眼睛,虽然那个男人说他就是叶修,不过在方锐自带的领队痴汉滤镜中,怎么看他们的亲领队人见人爱,这个穿越货人人喊打。


 


“嗯?我摸摸我自己怎么了?”穿越叶修得寸进尺地把手伸进叶领队的衣服下摆。


 


“喂喂注意一点啊,这里还有小孩子呢。”叶修把那只四处揩油的手拿出来,眼光飘向还处于震惊中久久不能回神的孙翔和唐昊。


 


“我已经成年了!”孙翔不满地嘟囔。


 


“嗯,反正就是这个事儿,我把人带出来给大家见见,省得之后认错了。”叶修最后一总结,摆摆手示意可以散会了。叶修手一顿,猛然想起一事,他转过头对着那个自己说:“对了,你就这么来到这边,那边的国家队不会出问题吗?”


 


这个穿过来的叶修似乎对叶领队的身体有什么执念,他抓住机会搂上叶修的腰,脑袋凑近他的肩窝轻嗅两下:“不碍事儿。虽然不知道这边和那边的时间该怎么换算,不过我们已经夺冠了,没别的大事儿,国家队正拿着公款大吃大喝呢。”


 


“哦。”叶修点头,对于来自自我的调戏没表现出什么不自在来。


 


关于两个叶修的称呼问题众人又是一番争论。黄少天说大家统一管他们的亲领队叫老叶,管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西贝货叫领队,连姓都不要加。虽然喻文州王杰希孙翔等感觉叫老叶怪怪的但还是答应了。不过苏沐橙不干,听苏沐橙叫老叶,叶修自己也觉得一身不舒服。


 


苏沐橙最后提出了一个方案,14票通过,唯有亲领队叶修极力反对。


 


少数服从多数,最后管这个世界的叶修叫修修,那个穿来的就叫叶修。


 


“修修,”穿来的叶修第一个叫上了,叫得还腻腻歪歪的,“我跟你一起睡好不好?”


 


叶修听见修修这个爱称是一阵牙酸。他抖了抖肩膀说道:“还是和我住一起吧,白天尽量不要到处走,要是碰见紧急情况就说是我的双胞胎兄弟。”


 


“修修使不得!”


 


“万万不可啊修修!”


 


叶修这决定刚下,一堆护宝心切的国家队立马上前阻拦,仿佛他做了一个昏庸至极的决定。叶修今晚经历了凭空掉出来的一个自己这类超自然事件后极度疲惫,他不想多说话,扔下一句就这样吧,踢踏着拖鞋回房间。穿来的叶修屁颠颠地跟在他身后,还给国家队扔下一个飞吻。


 


方锐骂了一声:“妈的,还飞吻,他ooc,他崩人设!挂他!”


 


苏沐橙在一边搭腔:“就是就是。”


 


李轩掏出手机,蹭到苏沐橙旁边:“苏队混哪个圈?我们互fo?”


 


苏沐橙也掏出手机点了几下:“啊,李队同道中人?等我找一下……”


 


叶修带着人回到自己的房间。穿来的叶修进了屋也很不客气,呈大字型往床上一倒,舒服地叹口气。叶修锁上门,伸手戳了戳床上的那个:“喂喂,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床上的翻过来环住叶修的腰,蹭了两下闷声说道:“咱俩就是一个人儿,比双胞胎还亲的。谁还能把自己当外人儿?”


 


叶修也是觉得奇妙,对于凭空多出来一模一样的自己这件事。他有双胞胎,但貌似和叶秋也没什么心灵感应,当然也可能是他神经太大条或者叶秋活得太顺遂没遇着什么大事儿。但是面对这个穿来的自己就不一样了。两人的眼神一对上,就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很不可思议。


 


就比如说现在,在他怀里不断蹭他的男人一抬头,他就心领神会地坐在床边曲背低头,任对方亲吻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嘿嘿,果然甜得很。”搂着腰的那人伸出舌尖舔了一圈嘴唇,仿佛在回味刚才的吻。


 


“兄弟你清醒一点好吗?嘴唇碰嘴唇而已,两块皮接触一下,能有什么甜味儿?”叶修舔了口下唇,这是他的初吻,但被自己亲了一口这种事感觉就像上嘴唇碰下嘴唇,什么暧昧的小火花都没燃起来。


 


穿来的那位仍旧不死心,扒着叶修的身体把对方圈进自己怀里非要来个深吻,也不知道是自己对自己的身体格外了解还是怎么着,半分钟下来,叶修的脸都被亲红了,眼底泛着水色,迷糊着对不上焦。


 


“你这样看起来色色的。”罪魁祸首逗猫似的勾了两下叶修的下巴,手不老实地到处乱摸乱捏,叶修被他摸得火起,伸进自己的衣服把那只揩油的手掏出来。


 


“摸什么摸!不会摸你自己啊!反正都是一样的!”


 


“我靠!我自己摸我自己多变态啊!哪有人会摸自己的屁股!捏自己的小肚子的!”


 


“那你对另一个刚认识不到一天的人这么做就不变态了?”叶修提高声音问,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能耍无赖到这种地步!


 


“反正咱俩都是一个人儿,自己占自己便宜还违法啊!”


 


叶修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坐在床边沉默。穿来的叶修膝盖跪在床上圈住叶修,下巴在对方的发旋上蹭,修长的手又忍不住摸上叶修的脸颊,五指在下颌骨底部的那层柔软的皮肤来回抚摸,他趴在叶修的耳边吹气:“别怕我呀,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不过是在不同世界的同一个灵魂。再说了,你真的不喜欢我吗?天才嘛,多多少少都有点自恋的。你真的不迷恋自己的身体?”


 


迷恋倒是不至于,不过叶修确实有在洗澡的时候捏捏自己的屁股,揉揉大腿之类的。他不太爱锻炼,这两个地方格外肉乎乎,叶修摸着摸着就爱不释手。于是他尝试性地摸上背后那人的大腿。


 


我靠!硬邦邦的!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叶修嫌弃地缩回手。


 


背后那人噗嗤一声笑了,叶修的心思他当然明白:“我和你有一点点不一样,在退役之后被叶秋逼着办了健身卡,来世邀赛酒店的健身房我跑得勤,练出来点肌肉,不太夸张,你可以摸摸看。”说完就牵着叶修的手伸进自己的队服内搭,诱导对方抚摸自己的腹肌。


 


叶修的手指好奇地摸上去,他修剪平整圆润的指甲顺着肌肉的纹理滑动,感受对方呼吸之间腹部的收缩,他听见头顶上方对方粗喘一声,叶修手上的动作停下,抬头看着对方。


 


穿来的叶修弯腰亲了对方一口,低声笑着说:“真厉害,都被你摸硬了。”


 


叶修刺溜一下缩回手。


 


“要不……我们试一下?”


 


一晚过去,在叶修的誓死不从之下,穿来的男人没有做出什么逾矩的事,两人在床上亲亲摸摸,滚了两圈,叶修上下眼皮开始打架,蜷缩在对方怀抱里睡得沉。


 


第二天两人一起出门,正好碰见揉着眼睛出来吃早餐的李轩。李轩脑子一懵把昨晚的事忘得一干二净,看见两个领队走出来还嚎了一声。叶修无奈地看他一眼,那个穿来的翻了个白眼。李轩拍拍胸口,对比刚才二人的态度,对穿来的好感全无,本来看在他和领队同一张脸的份儿上还想对他好点,现在看来,果然像领队这种大可爱是无法随意复制粘贴的。


 


李轩对叶修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搞得叶修莫名其妙的,他身边那个则是完全黑了脸。


 


最精彩的还是两人一起在训练室里的时候。虽然穿来的叶修保证为了比赛的公平性他不会透露任何信息,但帮助本尊辅导队员这种力所能及的忙他还是很乐意帮的。问题是国家队队员从骨子里排斥他的存在。除了苏沐橙和楚云秀两个姑娘没表达异议,剩下的则是各种不配合。连一向听话乖巧的周泽楷都板起脸说:“要修修,不要叶修。”


 


最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个叶修居然嘤嘤嘤地找他们领队告状去了。靠!他们无敌巨可爱的领队还向着这个西贝货说话!让他们别无理取闹!


 


午间休息的时候两个叶修同时消失,众人各回各屋睡个午觉,楚云秀有点事要单独问叶修。她走到叶修的房门前,门是虚掩上的。楚云秀刚准备开门,听到里面传来的一声呜咽。


 


然后是水渍声。


 


然后是有人在被子上翻滚的声音。


 


楚云秀大力敲了敲门。打开门的是叶修,她一眼就能认出来,外套是随手匆忙披上的,内搭的扣子都没来得及系,嘴唇红肿,眼神湿润。楚云秀眼神一飘,床上的那个靠着床头叉着腿,大爷似的点根烟有一口没一口地吸着,见楚云秀看过来无所谓地笑笑,见叶修顺着楚云秀的目光看过来撅起嘴隔空给对方一个响吻。


 


楚云秀忍了又忍,忍无可忍。


 


“我日!你居然连你自己都攻不过!”


 


——完

评论
热度(4631)

© 二十四桥明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