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桥明月夜

【all叶】浮华时代

午后曳航:

*娱乐圈paro,雷、狗血、ooc,慎入


常先在《电影时代》入职的第二个月,正是夏天最热的时候,他是负责撰稿的,但是现在还是实习生,一般只负责写写边边角角的豆腐块。赶上中午休息,他正在一边吃三明治一边敲完一篇新片速递,他的顶头上司,责编曹广诚就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啪”地往他眼前甩了一堆材料:“一个小时内看完,下午有个专访,小林请假了你来顶上。”说完又旋风一样奔了出去,低头往资料上一扫,常先顿时心跳加快大脑发麻,像凭空被砸中了六合彩,还是巨额的。

《电影时代》作为专业的、有逼格的电影杂志,在纸媒一片没落中也仍然屹立不倒,属于业内认可的大刊,而职场菜鸟常先,虽然已经搭上这辆顺风车摸到了娱乐圈光怪陆离的脉络,但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得到近距离接触叶秋这种大咖的机会,简直是踩了狗屎的好运,叶秋一向以不接电视剧、不接综艺、不接广告、非电影宣传不接受采访而出名难搞,如果不是演技过硬奖项吊打简直不能在贵圈生存。现在该怎么说,《电影时代》竟然打破了业内著名的“叶秋四定律”,并且落到了菜鸟常先脑袋上?

把吃了一半的三明治往垃圾桶一抛,常先堪称虔诚地抱起那堆材料,发现最上面就是每每要当作业界标杆拿出来吹捧一番的海报,出自叶秋在七年前的出道作,《春日之虎》。海报背景是一个废弃工厂,从破烂屋顶隐约透出雨后高饱和度的阳光,与工厂内部晦涩的黑暗相互渗透。在明与暗的色块分割中,叶秋坐在一个锈迹斑斑的大铁皮桶上,一手拿着一根铁棍,一手被手铐铐住,夹着燃了一半的烟。打在他身上的光,将少年的黑发、白肤与桀骜不驯的表情都描绘得淋漓尽致,身上的破烂T恤隐约露出一半肩膀,在几缕纤维之中,一个虎头与蔷薇构成的纹身色泽妖异,造型的繁复被少年锋利的气质完全压住,而预示着结局的手铐更是整张海报中的点睛之笔,将他神情中的狠厉与绝望收束在烟雾飘渺的虚无之中。

常先对于叶秋的履历绝不陌生,但是关于这位大多数时间淡出在大众视线之外的明星,猛然见到这堆堪称故纸堆的材料还是有点恍如隔世。这时叶秋出道最初那三年的“三部曲”之一,《春日之虎》讲了一个因为家庭破裂,整天抽烟、喝酒、逃学、混夜店、打群架,总之就是不干好事的不良少年叶安,因为爱上团伙老大的女朋友而被昔日兄弟孤立迫害,有一天被打得伤痕累累丢在地下通道,偶遇钢琴老师吴云水,吴云水将叶安带走救助,因为发现了叶安的钢琴天赋而展开了一段拯救与治愈的故事,但是好景不长,叶安遭遇昔日同伙步步紧逼的威胁,吴云水因为偶然看到威胁信息而代叶安赴约,却被团伙成员不慎刺成重伤不治,电影的结尾是叶安在一家废弃工厂向昔日同伴复仇,最后浴血屹立在战场上的叶安,从碎裂的衣服中露出父亲给他留下的刺青“春日之虎”,在父子悖德的隐喻令人心惊地露出冰山一角之时,从工厂外传来警车的鸣笛声……

这部片子横空出世之后,不仅叙事节奏、镜头语言都臻于完美,电影中几位新人的演技更是可以用惊艳来形容,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的叶秋凭借本片斩获了戛纳影帝,饰演钢琴老师的吴雪峰也拿了无数含金量颇高的最佳男配角,从此开启了“嘉世娱乐”的盛世。但是让他看这么老的资料……常先有些疑惑,这个专访是个什么主题?

等到曹广诚忙完准备工作进来,常先小心翼翼地提出了问题,曹广诚一边翻着采访提纲,一边问道,你知道金成义吧?

废话,金成义作为第五代导演的领军人物,不光中国人民都知道,在国际上知名度都很高。这位金大导在金盆洗手之前拍的最后三部作品,叶秋都是他的御用男主,也就是奠定叶秋一线大咖地位的“三部曲”。但是金成义隐退后,叶秋就一直没拍过什么好作品,所以现在地位也有些尴尬。

想到这些,常先不由得一阵兴奋:“难道金导要出山?!”曹广诚用看小白的眼光怜悯他一眼,倒是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问道,叶秋红得发紫、横扫颁奖礼那三年的资料,你都看全了?

“看全了!”常先保证。曹广诚的表情变得有些诡谲,一般这个时候,菜鸟如常先,就知道大佬们又要科普深度八卦了,立刻身体前倾作聆听状,曹广诚笑得有些猥琐,说你觉得金成义跟叶秋的关系怎么样?
“很好啊!”菜鸟常先呆呆回答。
“那你知道传闻金成义隐退是因为他拍的最后一部片子《切肤》吗?”曹广诚的表情高深莫测起来。
这常先就真不知道了。

《切肤》对于常先这种年轻人来讲,只闻其名未见其形实属正常。这部电影虽然在国际电影节获奖无数,艺术评价也很高,但在国内一直属于禁片,没有公开上映,每次净网也是删除的关键词之一,据说是因为违背了公序良俗。

根据常先刚才恶补的资料,《切肤》的开场从一场葬礼切入,失去双亲成为孤儿的林念,被大伯家收留,跟国外归来的堂兄林赋住到一起。这部片子不仅涉及同性,还有一场露骨的床|戏,被禁倒也可以理解,但是据曹广诚所言,之所以禁这么彻底,是因为完整版床|戏中叶秋有一句台词,他在意乱情迷与吴雪峰饰演的林赋发生关系时,高|潮中呻吟的是“爸爸”,这段在国外公映时删除了,但是在完整版中放出,顿时引起舆论哗然。虽然影评均分析这句台词是对应林念成长过程中对缺失的父爱的畸形渴望,是对人物深度的丰富,但有心人立刻从《春日之虎》中关于父子悖德的隐喻发散开,抨击金光义虽然一直以伉俪情深家庭美满的形象出现,但是实际上潜规则了叶秋,在电影中执着表现的父子不|伦就是明晃晃的私货,而叶秋与吴雪峰假戏真做的传言也闹得沸沸扬扬。

这场舆论危机最终在金成义领终身成就奖时得以消弭,旋涡中心的三人在颁奖礼上毫不避嫌、坦坦荡荡地互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调侃夹带释疑地化解尴尬,金成义最终功成身退,吴雪峰也在不久之后退圈出国,一场没了当事人的大戏最后只能落幕。

说到这里曹广诚递过手机来,屏幕中是一个GIF动图,暧昧光线中少年的脸显得迷乱而近乎美艳,汗珠从他脸上滑下来,他的舌尖微微探出,所念诵的台词是——“爸爸”,曹广诚说着,嘿嘿地笑了。

常先听完这段八卦,完全感受到了自己年幼与无知,目瞪口呆之余,还是不明白这跟下午的专访有什么关系,而曹广诚看了一下手表,终于揭开谜底:下午要专访的不是叶秋,而是冯宪君。

“什么?冯宪君要用叶秋?!”常先再度震惊。冯宪君是金成义隐退后接替他成为五代领军人物的大导,比金成义强在不光能拍文艺片,商业大片也拍得叫好叫座,他跟叶秋不合源于两人第一次合作,据说叶秋对于冯宪君过度迎合观众的电影商业化理念不是很认同,那部电影不光导致了叶秋被韩文清压番,据说在宣传期导演与二番男主叶秋已经翻脸,那以后四年来,作为国内顶尖大导与顶尖演员的二人,再也没有过任何一种形式的合作。如果这是真的……那可真是头条大新闻了啊!

曹广诚比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表示根据江湖小道传言,冯宪君的新片试镜好几轮,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男主,一个月之前,正好是叶秋被狗仔偷拍那次,流出的照片里他穿着一身淘宝款的T恤长裤,手里拎着一袋方便面,在一个廉价小区里一边抽烟一边等人,大概就是属于“天生该吃这碗饭”的脸,一张普普通通、甚至有些狼狈的偷拍照居然被拍出了电影剧照的质感,虽然被吃瓜群众嘲讽“影帝大神装起穷来也是演技一流”,但是据说冯宪君一眼相中,表示不计前嫌,准备跟叶秋的经纪公司嘉世娱乐谈合作,现在可能是有眉目了,一会儿见了冯宪君,见缝插针问他叶秋的事,从电影切入,他不会拒绝回答的,能挖出一点蛛丝马迹就是大独家。

常先点头如啄米,问自己是否在见证历史,曹广诚再度给不知娱乐圈险恶的新人上了一课:不好说,嘉世水太深,据说这几年叶秋一直没拍过好片,跟他经纪公司有很大关系,这次合作能否谈成尚未可知,不过嘉世的财报,倒是如风中之烛,岌岌可危了。




谢谢gn们上一篇文给我的留言,因为之前一段时间忙哭了所以没来得及好好回复评论和私信,全部认真看过了,非常感动以及非常抱歉qwq

评论
热度(960)

© 二十四桥明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