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桥明月夜

[喻黄叶]猫爪下的毛线团

脱水仙人球:

 @凋君 姑娘点的喻黄叶修罗场……甜文写手不会写修罗场啊哭,憋了几天憋出了这么个玩意儿……别打我。




[喻黄叶]猫爪下的毛线团




1.




荣耀大学旅游协会为期五天的集体旅游结束了。




黄少天风尘仆仆地扛着行李回到宿舍,语速极快地跟室友们挨个打了招呼。他把行李随意往地上一扔,坐在自己椅子上就准备开手机骚扰叶修。




他们这次去的是个山区,信号非常不好,黄少天这几天没能跟叶修联系,感觉浑身都不对劲得厉害。




他熟门熟路地在微信里找到叶修,直接视频聊天就拨了过去,清脆的音乐声响了又响,那边的家伙却始终没有接听。




“我靠我靠我靠!”黄少天又重新点了一次视频聊天,“老叶接视频接视频接视频啊!”




听到他这边的动静,和他隔床的室友A从床上探出头来,“黄少你刚回来还是先歇歇吧,你这几天不在学校不知道,叶神呐,嘿嘿嘿,忙着哪。”




他神秘地笑了笑,其他几个室友也跟着发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声。莫名的,黄少天的心跳微不可查地快了一点。




“忙?他怎么了?”黄少天急切地问。




“叶神和学生会会长喻文州在一起了,就在你们出发的第二天!”室友B抢答,“啧啧啧,大庭广众之下,告白完抱着就亲上了,那激烈的哦。”




“喻会长和叶神挺配的啊,一个A一个O刚好。”室友A说,“哈哈,要说我们以前还以为黄少你和叶神是一对呢,要不是你之前解释过你们俩只是青梅竹马,我们差点就误会了。”




“所以啊,人家这会儿正热恋的当口,打电话找不到人也正常,你就别费工夫了。”




“……”




他们还说了什么黄少天已经听不见了。




他茫然地睁大了眼睛,视野一片昏黄,大脑里嗡嗡的响。




手机从他的手心里滑落到桌子上,硅胶手机壳作为缓冲,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也没有吸引到几个室友的注意。




他下意识摸了摸左胸处,那里万籁俱寂,像黑夜里咆哮的兽类大张的黑洞洞的口,湿冷的风一刻不停地向里面倒灌。




老叶……




叶修他,和会长在一起了?




他的手有些抖。




是的。




是的。




原来是这样啊。




他早该想到的不是吗?




叶修在是黄少天的青梅竹马之前,是多次打败黄少天的强悍对手之前,是总让黄少天想打一顿又想抱一抱的损友之前,还有一个身份。




一个一直被黄少天有意无意忽略的身份。




——他还是一个Omega。




一个会和Alpha交往,亲吻,上床,标记,结婚,生子的Omega。




一个未来的生命里不会再有黄少天参与的,和别人携手一生的Omega。




黄少天垂下头,全身的毛孔都没办法呼吸一样,闷闷地裹在了无形的密闭罩子里。




他说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滋味。




他用力闭了闭眼,一股沉郁的气从鼻腔缓缓沉入了肺腑,然后张牙舞爪地盘踞在了那些干涩的脏器中。他的嘴唇动了动,回过头,却是轻松地笑了出来。




“我靠我靠我靠这两个家伙什么时候暗度陈仓的啊,居然都不告诉我!!亏我跟他们这么铁。”他嚷嚷着,“妈的我伤心了啊,这次一定要让这俩混蛋请我吃一个月的饭,少一顿我都跟他们俩没完!”




“哈哈哈哈。”室友们大笑着起哄,“一个月哪够啊!三个月三个月!黄少记得找个贵点的餐厅啊,喻大会长又不缺钱!”




“必须的!!!”黄少天也跟着他们一起笑,信誓旦旦道:“把他们的钱包榨干!”




2.




突然从朋友关系变成恋人关系,叶修难免因为不适应而有些拘谨。




喻文州却进入角色很快。




台上的教授声音催眠地讲着课,叶修懒洋洋记笔记,而坐在他左边的喻文州则在桌子下面把玩着他的左手,不急不缓地揉着他的指甲和骨节处。




叶修被他捏得痒,不自在地想抽出来,喻文州强行捏住片刻,然后在叶修加大力道挣动之后猛地松了手。




用力过大的叶修猝不及防地歪了一下,眼看就要撞到旁边的人,却见喻文州伸出早有准备的右手在他腰间轻轻一带,便把他给扶稳了。




叶修无语地看过去,喻文州一脸无辜地回看回来。




“喻文州你老!实!一!点!”叶修压低了声音怒道。




“怎么能怪我。”喻文州也压低了声音,“注意一下动作幅度啊前辈,教授刚刚看过来了。”




“这怪谁?”叶修逼问。




“当然怪你。”说完喻文州就又摸了一把他的手,“唔,手感不错。”




叶修恼火地回捏了一下喻文州的手,却被他反捉了去,喻文州双手暧昧地在叶修的指缝间反复摩挲,时不时恶意抖动两下,充满了某种暗示的意味。




叶修莫名觉得有些热。




“别玩了,”他气息不稳道,Omega的本能已经让他有些坐立难安了,“上课呢。”




喻文州认真地看了看叶修的表情,他视线里的灼热信号即使叶修在盯着黑板也能清晰接收到。叶修故意不去看喻文州,心绪却难免被搅得有些乱。




“好吧。”喻文州有些遗憾地说,“既然前辈都这样发话了。”




说完他就抽回手坐直了身体,一副好学生的姿态摊开笔记本唰唰写起了笔记,一眼也没再向叶修那边看,正直端肃得和之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手上的热源蓦地被抽离,叶修心下忍不住失落,但更多的是松了口气。




在众目睽睽之下和男朋友亲热这种事情,即使没有被人发现,他也很难迈过心里那道坎。




他又看了喻文州一眼,这厮装模作样着实是一把好手,此时正襟危坐的沉静样子,任谁也看不出这家伙刚刚居然在桌子下面恶劣地调戏自己的Omega恋人。




叶修撇了撇嘴,继续做自己的笔记,但是笔尖下的字迹却不复之前的流畅,稍微有些滞涩。




这个混蛋!他暗骂。




Alpha的气息天生就容易对Omega造成影响。




虽然他们并没有进行标记,但是在这些天的多次接吻抚摸亲热之下,喻文州的信息素已经可以轻易撩动起叶修某些地方的反应了。




这说明他的身体在渐渐的习惯这个Alpha的靠近,并在潜移默化中一点点做好未来某日迎接他们的结合的准备。




这让叶修心里出现了一些本能的抗拒。




虽然Omega的天性的确如此,镌刻在基因里的神秘物质赋予了他们脆弱,忠诚,迎合,攀附,屈从等特质。




但就叶修自己而言,被这些原始的野蛮的不理性的东西所控制,沦为信息素和发情期的提线木偶,从来都不是一件能让他欣然接受的事情。




尤其是某次发情期意外到来的时候,那些违背内心的羞耻反应以及造成的尴尬后果至今想起来还会让他感到有些不自在。也正因如此,在那之后叶修总会记得给自己打足量的抑制剂防止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




想到这里,叶修不由得想起了当初的尴尬事件里的另一个主人公。算算时间这家伙昨天应该就回来了才对……他下意识摸了摸口袋,却发现手机并不在里面。




不在身上,那就是落在喻文州租的房子里了。




叶修叹了口气,他已经能想象到接下来要面临的狂风暴雨了。黄少天那小子现在估计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可怕的消息吗。




做好了请客的心理准备,虽然想着没通知那个家伙估计要糟糕了,叶修却忍不住偷偷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是那种无可奈何,却又会让人感受到其中亲昵意味的笑容。




而坐在旁边看似在认真听课实际上却一直用余光在观察叶修的喻文州在看到叶修这个笑之后,原本上扬着的嘴角凝固了一瞬,然后如同慢镜头一般,一点一点放了下去。




后面的不是车但是很多敏感词

评论
热度(214)

© 二十四桥明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