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桥明月夜

【all叶】不良少年▪7

慕瑾:

25


陈果的话被许多人听在了耳里,于是他们的目光一下聚集在喻文州身上,而大概听到陈果说了什么的喻文州一时半会也接受不能,皱着眉看着门口。


班里有人窃窃私语起来,有说不相信喻文州会偷东西的,也有说知人知面不知心的。


毕竟这个班是一个拼拼凑凑来的班,原先只是由高一下学期开学时文理科班的问题学生组成,这37个学生在相处了一个学期后已经有了群居感,这个学期才来到9班的喻文州的存在本就不太为人所接受,这时候得知他似乎偷了别人的东西,9班学生的排外心理便更加强烈。


黄少天猛地踹了一脚桌子,巨大的声响镇住了所有说话的人,他们有些紧张地回头一看,却见搞出动静来的黄少天托着下巴在翻看一个小本子,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做一样。


叶修留意到了班里的动静,转身朝里面大喊一声安静自习,而后拉过陈果,走到了离9班有些距离了的走廊,这才询问详情。


“丢了鞋的学生叫什么?什么时候丢的?监控查了吗?他一个学生哪来的权利去搜查别人的宿舍?在场还有什么人?”


叶修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把陈果问得头晕,连忙拍着他的肩膀求他冷静一下。


“我很冷静。”叶修淡定地说,“我只是想尽快搞清楚,不要让我的学生被随随便便地污蔑了。”


“嗯……”陈果点了点头,“我也相信文州不是那样的孩子,他是以前我们班我觉得最乖的一个了。”


叶修沉默一下,诚恳道:“乖这个词用在他身上还真诡异。”


陈果疑惑地看了叶修一眼,本想问问什么意思,但念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摆在面前便也就先放放:“这件事上级已经知道了,与这件事有关的人除了文州都已经集中在监控室了,现在我们必须找文州对证一下。”


叶修点了点头,说:“那我现在去带他过来。”


陈果看着他一说完就马上转身离开,一边走一边还拿出手机看着,不知道是不是在联系什么人。陈果没有太在意这些细节,她实则现在心里十分愤怒。


喻文州原来是十一班那群非富则贵的学生里家境最普通的一个,不过他的性格谦和礼貌,又极有美术天赋,由此吸引了班里很多女生的目光,更因此让一些男生嫉恨,这些陈果都知道,也很多次与这些学生沟通过,结果却不怎么好。


本来这些学生只是放冷箭耍些小手段陈果还能护一下喻文州,也会能忍耐,可直到那一次她得知喻文州竟然被几个男生堵在巷子里打了之后,她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与对喻文州的愧疚了。


因此喻文州提出要转班时她一点也没有阻拦,还跑了好几次教导处去求一个批准。甚至是得知那几个学生被各大美院拉进黑名单之后还没忍住偷笑了,为人师,这样很不好,但是陈果就是老开心了。


这次这件事陈果不相信是喻文州犯错了,她更倾向于是那些学生又想闹点什么事,但是……


陈果看着迎面走来的叶修和喻文州二人,回忆起在监控室看到的画面,觉得心都揪起来了。





26


R中只是草根学校,硬件非常不行,连最重要的监控摄像头都装的不齐全。教室里没条件装也就罢了,甚至连宿舍楼里也只有楼梯间装了摄像头,宿舍的走廊区域却没有设置,这曾让许多丢过东西的学生大声骂娘。


“中午我那双鞋明明还在宿舍的,下午放学之后回宿舍就没看到了。”不见了鞋的男生抱着手,语气愤怒,“你们看监控,在午休结束和放学之前这段时间里,就只有喻文州一个人上过楼,不是他难道有鬼吗?更何况明明就是在他床底下……”


叶修看着屏幕上的监控录像,确实,在所有人都离开宿舍后的几分钟里,喻文州一个人上了楼,不久后手里拿着一捆宣纸下楼了,因着走廊没有监控,所以尚且还不能确定喻文州是否真的去过别人的宿舍偷东西,但可以确定的是,没有其他人有嫌疑了。


“……”叶修突然无语了,他看看那个满脸怒意的男生,再看看云淡风轻的喻文州,忍不住说出了一个巨好笑的华点,“我说这位同学,据我所知,在四楼的宿舍除了我们9班的419号宿舍,其他可都上了锁的吧?文州他想偷也得有钥匙啊?”


那位同学却没有露出什么畏惧的神色,理直气壮道:“今天中午走得太急,我们宿舍忘记锁门了,不信你们可以看监控,我们宿舍的人是最后才走的,手上也都没有拿钥匙。”


叶修嗤笑。


这个人显然是已经考虑好了,这样说的话因为没有证据大家也不能确定他是不是真的没锁门,责任一样可以让喻文州担,但是叶修却发现了另一个可疑之处。


“你们是最后走的?”叶修正欲开口,身边的喻文州就先说话了,“那你们也可以是自己把东西放在我房间里吧。”


“呸!”那个男生面露凶狠神色,“你这傻缺真的什么话都说得出口,穷疯了吧,我凭什么把我的东西放进你床底去栽赃你,你有这么大的面子吗?”


叶修皱了皱眉,这话中的自大与目中无人感谁都可以清楚感觉到,让人觉得非常不舒服,可喻文州却没什么表情,还泰然自若地点了点头,说:“我当然有。”


叶修和陈果差点都笑了出来,还好作为教师的原则在鞭策着他们,警戒他们不能当在学生面前暴露喜恶的不合格教师,要成为韩文清那样公平严肃几乎是当学生不存在的无私老师。


那个男生咬着牙,直直看着喻文州,眼睛里翻涌着滔天的恨,很难想象为什么一个少年还有这样巨大的愤怒。


他直接撒野,翻了个白眼,说道:“无论如何你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你没有偷窃,可我和宿管却在你的床底下找到了我的鞋子,你怎么狡辩也改变不了事实。”


“但是文州为什么要偷你的东西?”叶修反驳,“偷了之后他又不能穿,分分钟就要被你发现了,他有什么动机?更何况人家偷了东西还不好好藏起来,而是放在你能发现的地方,你觉得艺术生里的前十名会有这么傻吗?”


那个男生直面老师的反驳,一下不知道要回复什么,正焦头烂额地思考对策,对面的叶修还得理不饶人,继续骚扰男生旁边站着的宿管:“还有作为同学,我倒要问问你有什么权利带着他去搜查别人的房间?宿管的工作范围没有这么广的吧。”


R中的宿管也是学生来担任,每层挑两个学生来担任,没有什么特定要求,什么学生都可以担任,而叶修眼前这个宿管,正是11班的另一位同学。


“呃……”宿管有些汗,支支吾吾道,“他、他是我兄弟啊,他东西不见了我就带着找一找,不然学校根本就不管这种事的,我兄弟的东西哪里找得回来!”


“你这话真够不尊重其他学生的。”叶修笑了笑,看看陈果,“陈老师以后得好好教教他们尊重别人权【隔开】利的重要性了。”


陈果颇不好意思地挠挠脸,不说话。


那个男生懒得多嘴,直接警告道:“反正这事儿已经上报德育处了,除非你拿出直接证据来,否则你就乖乖吃处分吧。”


喻文州不回话,他现在确实没有什么有力证据可以拿出来,那个中午是之前一直追求他的一个女生突然找到他,说需要宣纸,可她自己忘记带了,如果没有的话下午老师会批评的,所以求喻文州上楼去给她拿他自己的借她用一用。


喻文州本不想答应,这件事看起来很是奇怪,突然要用到宣纸就是很大的疑点,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来哀求他更加让人心生疑惑,但考虑到那时候还在校道上,人来人往的看着不好,他也就答应了,跑上楼去拿。


喻文州为人不卑不亢,谦和而坚韧,他不在意那些人又打了什么注意,总之他行得正坐得端,他也不怕别人说什么。


可他低估了别人的脸皮。竟然可以使出这么低劣又赖皮的手段,只为了给他抹上污点,让他像他们那些人一样被各大美院列入不允许进入的行列,让分明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的他堕落到与他们为伍。


喻文州攥紧拳头。


他不甘心。他努力了这么久,他极力忍下了这么多冷嘲热讽带来的伤害,他甚至差点断送了未来,他隐忍到一言不发,也拼搏得不顾一切,却最终要换来一个栽赃,和一个无法抹除的污点,还有一个飘渺的未来。


“喻文州那时候是被这个女生叫上楼的!”


监控室的门猛地被打开,楚云秀拽着一个女生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黄少天和王杰希,再随后还有苏沐橙和冯宪君一并走了进来,他们后面还有一堆悄悄探个头来看热闹的学生,想来是晚修第一节课下了,全都想来看看八卦放松心情了。


那个女生今天午休结束后叶修他们看到的和喻文州在楼下对话的那位,同样也是十一班的一员,因为长相颇佳家境也不错而被奉为该班女神,后来又因为追求喻文州而成为许多人的谈资。


她此时被楚云秀拽着手腕,表情看起来很是委屈,扁着嘴轻声说:“放手,痛死了。”


“嘁。”楚云秀非常看不惯这种做派,装作没有听到她的话,威胁道,“你赶紧解释清楚,黄少天他们宿舍的人可都看到是你叫喻文州在那个时间点上去拿东西的。”


全场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只要她承认了,那么就还能解释通喻文州这诡异的上楼时间,嫌疑也会洗清不少。


“我……”那个女生看看自称被偷了鞋的男生——他正睁大眼睛瞪着她,她再看看喻文州——他正巧也看着她,没什么表情,没一会儿也一开眼,反而看向叶修去了。


就因为这一眼,那个女生的声音提高了,认真地说:“我没有叫他上楼,不要把责任推卸了。”


“你他妈……”黄少天怒火中烧,但粗口正要噼里啪啦骂出来时就被叶修捂住了嘴。


叶修瞟瞟冯宪君,小声道:“粗口扣分。”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克制住了爆粗的冲动,说道:“我和我们宿舍的人都看到了,你这么骗自己有意思吗?”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女生倔强道,“反正没有监控,你们非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但是我不认,我也不知道喻文州为什么会挑这种时间上楼。”


气氛凝结。


那个女生摆明了不认,那个男生也不该指控,全场目光集中在喻文州身上,不熟悉他的人已经相信这件事是他做的了,并且还暗想明明长得这么纯良,怎么会做这种龌蹉事;而熟悉他的人就气得七窍生烟。


喻文州望着那个女生,眼里无喜无悲,却满是失望。


“看来真相已经大白了……”冯宪君站出来,即将盖棺论定。


“等等。”叶修拦住他,“不介意的话我们就采取鞋盒上的指纹来对比一下吧,如果有文州的指纹,那我绝不会庇护他哪怕多一句。”


“你疯了吧!”那个男生站起身,“你想报【隔开】警?警【隔开】察才不会管这屁大的事!”


“你慌张什么?”叶修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随后示意离门口最近的苏沐橙将她身后的某个人带进来,“不用找警【隔开】察,我们有专业人员。”


顺着他的话,大家将目光放到了走进来的那人身上。


那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的男人,身材高且瘦,却并不显得羸弱。长相温润,五官也颇为俊朗,戴一副眼睛,看起来属于那种狠招小女孩喜欢的斯文败类。


确实也有女生在看到他后尖叫了,他却不甚在意,径直走到叶修面前,笑着点了点头。


叶修看了看他,正准备说什么,旁边的陈果就先惊讶地叫了出来:“……吴雪峰!”


这个名字一叫出来人群便一片哗然。


吴雪峰可谓是本市学术界的传奇,他攻读生物学,年纪轻轻就发表了多篇被权【隔开】威机【隔开】关采纳的论文,曾受邀参加过许多业界有名的会议,更加去各大名校演讲过,加上长相英俊,他也曾小红过一段时间。


大家都呆愣住了,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吴雪峰带上了手套,向叶修询问要采集的指纹在哪里。


“要对照两个,一个是我的学生,一个是那边那个男生,你先录下他们的,鞋子现在还在宿舍,等一下我再带你去采集那上面的指纹。”叶修指挥道。


那个男生急了,扑了过来,有些气急败坏地质问:“你是谁啊你,为了一个学生做到这种地步?你疯了吧!”


在场所有人都有同样的的想法,这种事本来学校都不会太在意,凭什么一个小小的老师要做到这种地步。


叶修握住喻文州的手腕,认真地说:“我是高二9班的班主任,喻文州是我的学生,我来这间学校就是为了这些学生。”


“我绝不允许我的学生沾上一点不该是他的污点。”








🌸🌸🌸



朋友们!我日更一个星期了!此处应有夸奖!(就当是为了抚慰我今天受伤疲惫的心灵,嘤。

评论
热度(9560)

© 二十四桥明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