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桥明月夜

【all叶】关于到底谁是蚊子精这个问题

黑葉泉哲叶花:

ooc有bug有请多指教!


*



开会的时候叶修总把手往后面伸,眉间轻轻皱起,神色是罕见的尴尬,僵硬着身姿靠在桌前分析下一场比赛的竞敌。




黄少天很早就发现了叶修的异样,又碍于比赛的重要强忍着没问,憋到开完会才把脑袋凑向身旁的喻文州,压低了声音悄悄问:“叶修什么情况啊队长?”




喻文州摇摇头,又把目光转向走过去的张新杰。




“哟,新杰。”叶修冲来人打了声招呼,又弯下腰去收拾桌上的资料。张新杰轻轻点了点头,侧过身去帮叶修一起收拾。




资料多数散乱在一起,却不难发现每一张上都写有密密麻麻的批注。两人收拾了几分钟,会议室里已有几人陆陆续续走了出去,直到没剩几个人的时候,叶修悄悄把身子往张新杰那儿靠了些,顺势接过他手里的最后几张资料,轻轻道,“新杰,帮我个事儿呗。”




“怎么了?”张新杰回味着刚刚指尖触碰到的温度,有些低,多半是空调温度造成的影响。他一边想着哪天把会议室的空调换个朝向,一边又打起注意力来去听叶修说的话。




“这儿。”叶修没作多少迟疑,伸出手撩起衣服的后摆,修长的手指又轻轻挠了挠,“从早上起就特别痒,帮我看看,怎么回事?”




张新杰把头往旁偏了偏去看叶修所指的地方,白皙的皮肤中有一小圈不大的绯色。张新杰的目光顿了顿,声音有些迟疑,“…看起来像是蚊子包。”




“这样啊。”叶修松开手任衣物垂下,笑了笑,“没想到苏黎世的蚊子这么顽强,打着空调都不怕。”




正要走出门的周泽楷装作路过的模样,脚步一顿,转过身来冲叶修眨眨眼,“前辈,我有风油精。”




“那感情好啊。”叶修把纸张塞到袋子里夹到腋下,拍了拍身旁的张新杰道谢,转头对周泽楷道:“借我一下呗?”




“在房间里,前辈一起来吧。”




“那谢谢啦小周。”




张新杰的目光在两人之间徘徊了一会儿,推了推眼镜,“我也去。”





*





晚上喻文州回房的时候叶修刚刚洗完澡,趴在床上摆弄着ipad,见人回来了手里动作也没停,只是晃了晃小腿算作招呼。




喻文州失笑,把带回来预热好的牛奶放在桌旁,自然而然地坐到叶修的床前,眯着眼打量叶修手里的ipad。




好家伙,打地鼠呢。




喻文州接着把目光放在了打地鼠的叶修上,不像比赛时的专注认真,也不像平日里的吊儿郎当,前侧湿漉漉的刘海垂下一小片的阴影,还有些许水滴站在眼睫上,看起来亮晶晶的。神情松散,唇角还有一抹轻松的笑意,好看的手指在屏幕上点来点去。





叶修似乎注意到了喻文州的视线,神情顿时变得玩味起来。他在结束一场打地鼠之后撑着手肘翻了个身,把后背靠在后边的靠垫上,抱着ipad笑得像只狐狸,“要玩么?对提升手速有帮助喔。”




喻文州没说话,弯了弯眉眼顺势揉了把此刻比自己矮了个头的叶修的脑袋,“前辈自己玩吧,我帮你热了牛奶。”




喻文州特地加重了“前辈”两字,语气里明显带了点无奈与宠溺的味道,像是面对自家小孩。叶修也不恼,换了种诱拐的口吻对人说道,“谢了文州,顺便再帮前辈一件事儿好不好啊?”




“我帮前辈做这么多事,前辈总得给点奖励吧?”




“不想就算了,我自己去2201借风油精。”叶修回得顺畅,心想周泽楷的风油精确实不错,只是苏黎世的蚊子实在太凶了,这会儿屁股那边又被咬了几个包,看来得借蛮长时间。




喻文州想着叶修现在仅仅穿着一套睡衣睡裤的撩人模样,又想到2201两个血气方刚的小年轻,认命地点点头,“我去。”




“谢咯。”叶修扬了扬唇角,用手撑床把身子往上挪了一点,用牙签插起床头柜上的水果喂到喻文州嘴里,“喏,奖励。”




甜蜜的味道同时散播在口腔与心间,喻文州站起来后又忍不住弯腰揉了揉叶修的脑袋。他多留了个心眼,问道“这水果哪来的?”




“老王刚来过。”




“……”




把我的感动都还回来。





*





当天叶修睡得有些晚,中午的时候他在黄少天那儿睡了场午觉,醒来后却发现后颈又被蚊子咬了个包,痒的很。当时他捂着后颈一边睡眼朦胧,一边又使劲挠那一小块肉,方锐幸灾乐祸,和黄少天一起对叶修进行嘴炮攻击。




“哈哈哈老叶男子汉大丈夫你怕什么蚊子啊不要怂不要怂勇敢的去打蚊子吧!”




“兴欣那儿也没瞧你多招蚊子啊,难不成国外的洋蚊子特喜欢你?”




“滚。”叶修没好气地冲两人翻了个白眼,他还没睡醒,起床气的缘故还有点火大,一边又辩解着,“沐秋说血甜的人容易招蚊子。”




“别啊老叶,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在掩盖事实。”




“等等老叶你刚刚说这话谁说的,苏妹子?”




叶修的动作一滞,甩了甩仍有些糊涂的脑袋,轻轻应了声。




睡了午觉的结果就是晚上精神充沛,而晚上精神充沛的结果就是很晚才睡着,第二天叶修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训练的期限。




叶修上下眼皮纠缠了会儿,最后才从不断的挣扎中解救出自我来。他嘀咕一声喻文州怎么不叫他起床,认命地爬床起来,忙乱的套了衣服和裤子,匆匆刷牙洗脸后去了训练室。




早上不用开会,所有人已然进入了训练模式。叶修进屋的时候不少人远程打了声招呼,他点头示意,顺便扒拉着一头乱毛去了自己的位置。




坐下来后叶修才反应过来他是穿错了衣服,高领长袖的打扮在这个季节稍显不合时宜,队里面大多数人都穿着短袖T恤,顶多也只是把短袖换成了长袖。叶修一手努力把高领往下压点,却在下一秒感受到一阵熟悉的痒意。




“沐橙。”叶修叫了声坐在他旁边的苏沐橙,后者还没开始训练,等待着电视剧的广告倒计时。苏沐橙听到声音扭过头来,“怎么啦?”




“我这儿是不是又被咬了个包啊。”叶修的语气带了点苦恼的意味,又努力把高领向下拉,“帮我看看。”这蚊子总往他看不见的地方咬。




苏沐橙凑过去仔细观察叶修脖子边不明显的粉色,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你这是吻痕啊?!”




end.


大概因为叶修皮肤比较敏感的问题,所以吻痕会有些痒吧、当然还有潜意识在里面。(这本身就是个很奇怪的设定啊喂
搞个无聊的竞猜,题目如题,吻痕是谁留下的呢嘿嘿嘿x

评论
热度(548)

© 二十四桥明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