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桥明月夜

[粉丝叶/all叶]叶神叫你好好活着。

何以。:

ooc和but,和叶神教你要评论大概是可以连得上的。
写给一个特殊的群体。
在圈子里我接触了太多的抑郁症患者,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才能帮到他们。我的力量很小,我什么都做不了。
昨天晚上我看到一个姑娘在空间小秘密上发泄情绪,想来她真的很痛苦。
很心疼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很多话我觉得,如果是男神来劝可能会更好,如果男神叫你好好活着,你可能也会更有动力。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
送给那个姑娘。还有全部喜欢叶修的抑郁症患者。
————————
叶修大概退役后是变闲了很多,不说那偶尔更新的微博和时常出现的点赞和评论,居然还偶尔当起了知心哥哥,偶尔安慰一些考砸了、失恋了、家庭遭变故之类的粉丝们。


粉丝们对他的爱日益剧增。


太神奇了。


简直见者流泪,闻者伤心。


许多职业选手,如黄少天张佳乐之流,都感到非常的痛心。


“我们与你这么多年的情义,居然比不上你和素未谋面的小粉丝!你对他们那么温柔对我们却只会嘲讽!”黄少天在一次微草主场对战蓝雨的比赛结束过后,拉着自家队长找上了叶修。一见面就扑到叶修身上抓着他的领子,眼睛水汪汪,受委屈小媳妇的模样。叶修将他从身上扒拉下去,看黄少天的目光带着浓浓的嫌弃。“少天大大,你摸着你的良心告诉我,你真的觉得我只会嘲讽吗——而且他们可是我的粉丝我对他们态度好有问题吗必须没问题啊——你继续演,演,文州啊,蓝雨最近广告接少了啊,少天的演戏欲望都得不到满足。”


喻文州在一旁笑着看他们拉拉扯扯,眼底有暗潮在酝酿。


谁都知道叶修的嘲讽不过是话说得直白,这个人内心炽热而柔软,行为举止因为良好的家教带着隐藏极深的绅士感。他对谁都好,对朋友更好。


都知道的。


但是有便宜不占是傻瓜。


所以像黄少天这种本来就和叶修关系顶好的机会主义者,更不会放过这种可以为自己谋福利的事。而以心脏闻名于联盟的喻文州亦是如此。


不过那天叶修无意识间被两人占了多少便宜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眼前的这个对话框。


阿诺:叶神我喜欢你好久啦——大概是到现在得有三四年那么久的喜欢,初一因为哥哥玩所以就第一次接触了荣耀,哥哥是你的粉丝,我也很快就被你圈粉了,现在我都高中了。时间好快啊。我现在很难受,手机通讯录和QQ联系人来回的看,也找不到倾诉对象。最后决定,我跟你说说吧。你大概是不会看到的。


阿诺:要是有幸你点开了我这个私信,不用回复光看到已读我都会心情稍微好一点呢。


阿诺:我重度抑郁,精神分裂,自残侵向严重,还有焦虑症。医生说几乎没有可能治好,除了父母和哥哥没有亲近到可以倾诉的人。但是也不太想向他们说这些,不想让他们担心。他们已经很愧疚。


阿诺:强迫着自己乐观开朗地思考问题,然后再被现实狠狠的抽着耳光,被来自各方的恶意伤害,其中包括自己。脑袋每天都在疼,精神时常处于崩溃边缘。现在的我已经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了,以前别人说我讨厌你我还会很慌张的解释和试图挽回。被厌恶被讥讽被嘲笑被谩骂,已经可以麻木的无动于衷。


阿诺:有人说抑郁症都是装出来的,都是假的夸大事情严重性用以博取同情心,甚至还有随便瞎测试就到处以炫耀口吻告诉其他人我有抑郁症的,遇到这种真的很想上去就是一巴掌。很难受的,很想死的,很想的。


阿诺:我真的努力在做好不让家人担心了,但我知道自己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差,I am fine,其实一点也不。我爸说我这么乐观向上的一个人不可能抑郁,但是结果就是那样,不得不强行让自己看起来很好,只是为了家人不要太过担心。他们得知病情的表情让我很难受。


阿诺:我给他们添麻烦了。


阿诺:我是很抱歉的。但是我已经快控制不了自己了。


阿诺:很多人知道我抑郁。隔壁班的一个姑娘知道我抑郁依旧对我很好,甚至更好,我很感激她。隔壁班很多人都跟她说你别跟她玩她有病。无法反驳。还好她没走。但是也不敢和她说太多,怕她觉得我烦最后会连她都走了。


阿诺:叶神你大概无法理解像我这种抑郁的人…其实无法理解挺好的,所有能深入理解这种崩溃的人都是真正经历过的。我不希望你经历这些。


阿诺:很难受。真的。


叶修本来是差点把这个对话框给略过去的,不过还好,他看到了。


“很难受,真的。”


一句话可以概括多少的事,叶修突然有了探究的心。


叶修确定他看完这些之后他的指尖在微微颤抖。不是因为他老了,而是剧烈的情绪波动所导致。抑郁症他是听说过的,曾经同个院子里长大的一群人里有一个从小话就少的男孩子就得了抑郁症。叶修仔细回忆,他已经不太记得那个人的名字了。只记得当时告诉他这件事时叶母遗憾而心疼的口吻和叶父略带嫌弃的“没出息”。他这辈子经历过很多事,总的来说他都是幸运而被上天偏爱的。他也足够努力,内心足够强大,足够对得起这份眷顾。


看看这个姑娘发这些的时间。从凌晨三点到四点,中间有几段虽然字不多但时间间隔很长。


叶修觉得这是个他从未接触过的圈子,他不知如何安慰,不知做何评价。他觉得自己还是需要进行一番了解的。他很心疼这些人,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所以说叶修的内心炽热而柔软。


叶修看完相关材料之后嗓子有点失声。他无法描述这种感觉,无比的心疼和怜惜,无比的愤怒。心疼怜惜那些患者,愤怒那些加害者。看那些相关材料用了他太多的时间,今天的荣耀可能打不成了——他还有事儿要做。


叶修:阿诺,我就这么称呼你吧。很抱歉我没有得过抑郁,也不怎么接触抑郁症患者,我也不知道我接下来说的话是否妥当,会不会让你不适,如果会,请你原谅我。


叶修: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来找我聊聊天。私信很多我不一定看得到,但你可以对着我发泄。当然,心情好也可以和我说说话。这样会不会让你好一点?


叶修:突然觉得当个男神挺好的哈哈。


叶修:其实在现在这个大环境下,理解抑郁症患者的人是不多的。我心疼你们,也无法改变环境。跟你说要你别在意其他人对你的评价,我觉得都是扯淡,要是真的能做到这么豁达你也不会如此难受。


叶修:那我希望你可以换一种思维方式,那就是在别人说你的时候,从他人身上找原因。


叶修:别告诉别人,不然他们说我这个偶像当得三观这么不正蛤蛤蛤。


叶修:一方面,很多人的讨厌都是无理由的,看一个人不顺眼真的不需要什么理由,可能是因为你不合我的眼缘,于是我就看不惯你。他们可能是嫉妒你的美貌和才华,不是你做的不好,是他们内心阴暗。


叶修:一方面,被群体孤立的人,总是受到这个群体中成员的恶意中伤。其实这些成员他们很多人并不是真的讨厌你,而是很多人都讨厌你所以他们跟风,很多人伤害你所以他们跟着伤害你。他们需要一个人来让他们团结,使他们感受到一种一种团队归属感。而且,当他们一肚子戾气,你又被孤立,于是他们的矛头指向你。所有人都对他们的嘲讽叫好,没有人觉得他们有错,他们为此洋洋得意。


叶修:是你的错吗?不是的。所有人都有错,你没有。


叶修:对于你的家人,你是否可以换位思考一番?


叶修:你怕你的家人担心,于是你掩饰自己,病情加重。你没有好,你越来越难受,你本来有盾,那就是你的家庭。你把盾给放下,孤身接受负面情绪的攻击。


叶修:你觉得你快撑不下去了,但是你还是要死撑着,你不能让你的家人担心。


叶修:但是呢?如果最后你的家人知道,是因为他们你的病情加重,达到一种无法挽回的地步,他们要多难过,多自责?


叶修:是现在他们一点点担心但还帮得上忙你也可以慢慢变好好,还是到最后一切尘埃落定你的家人们愧疚却无力挽回你也走上绝路好?


叶修:其实爱你的人很多的。


叶修:就算他们很多人不爱你,这个世界爱你。


叶修:隔空给你一个拥抱,别担心,几乎没可能治好也不是100%不行,哪怕万分之一的几率,万一你就是那个0.0001呢?


叶修:你要好好活着。


叶修:谢谢你的喜欢,还希望你可以继续一直喜欢下去。


叶修:加油


阿诺从来没有想过可以从男神那收到消息。


她觉得自己好像有了动力。


叶修V:无意间接触到抑郁症这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不管表现如何实际上内心都是柔软的。我坚信,他们本质上是很好很好的人。愿有更多的人可以去了解这个群体,愿这个世界可以有更少的恶意中伤,愿他们可以被世界温柔以待,愿所有人都可以活得幸福。


——————————
部分“阿诺”的自述来自一个姑娘,暂时没有授权因为想给她一个惊喜。


如果有什么对抑郁症患者的建议可以写在评论区,我会将他转到叶神对阿诺说的话当中。
你们都要好好活着,听见了吗?
我们爱你。

评论
热度(333)

© 二十四桥明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