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桥明月夜

如果被偏见蒙蔽了双眼,我宁可这世界无我

不一样

yoyou想吃火锅:

对于一个已婚女人来说可能孩子就是最大的拖累了,说实话我不止一次这么想过。


我家是再组家庭,我跟的我妈,我哥跟的我爸,一个四口之家。之前我妈离婚是在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因为我的亲生父亲他并不顾家而且偶尔还会去赌博(打扑克那种,不是很严重的倾家荡产那一类型)。


她要离婚的事情很早就提出来了,我舅公(妈妈的舅舅)和我舅舅有一次一起来我家劝她,我都这么大了而且她们结婚这么多年了,日子这么过了还有什么好离婚的呢。


我妈妈说,她就是为了我才要离婚。


我是后来大了才知道的,在生我之前我妈还生过一个哥哥,只可惜出生没多久夭折了。我亲生父亲家里是重男轻女的,我出生后我妈受了很多微词。


我觉得我妈妈很可怜,我真的要这么说,就因为一个我受了很多拖累。她在再婚前就给我做思想建设了,用了很久的时间给我和我现在的父亲培养感情。


我的记性很好,现在还能记得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每每说出来我妈妈都很惊讶我居然还记得。


所以我也记得我是怎么和我现在的父亲认识的,最早是通过电话。我妈妈某一天突然问我想不想要一个干爹,会给我买好吃的好玩的。


——这对小孩的誘惑非常大,什么都给我买那我肯定要啊,我那时候不过一年级而已。


后來总是和他通电话,发展到和他见面,最后又去他那边玩见到了我哥,可以说做足了准备。


值得一提的是我爸跟我说他决定再婚的时候就把我哥叫过去跟他说了一声(当时我哥五年级),我哥也很爽快的的表示知道了。


只有我他们费了很多心思,我妈妈还说过如果我不能接受她就不会再婚。


再婚后我爸对我很好。真的很好,几乎是有求必应,直到现在也是,我哥还跟我说过怀疑他是不是亲生的。


但是我爸也有缺点,他的脾气很暴躁,有的时候好好的就会突然发火,而且他发火了还会动手,骂人骂的言辞很过分。我不止一次看过我妈被他打,也看过我哥被他打。


他是真的疼我,从来没有打过我。


但是我在边上看着他一点也不避讳的这么做,火气消了之后和我妈房门一关谈了几个钟头再出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他们有段时间总是吵架,我和我哥好几次大半夜被吵醒,两个人都睡不着,我哥每次都给我发QQ,两个人一起想东想西,直到他们房间安静下来我们才敢睡觉。


我妈妈好几次在我爸爸不在的时候跟我抱怨诉苦,然后总会加一句“如果不是为了你我一定跟他离婚,靠我的工资我们娘俩又不是活不下去,要不是你现在还要读书……”


即便如此生活还是要这么过下去,我爸平时还是很好的,我们家总体还是很和睦的,但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


我将来绝对不要结婚,也不要小孩,我要一个人生活,随便周围的人对我指指点点,反正门一关我自己一个人依然可以high。我有父母,有朋友,有手机有电脑,这还不够吗?


懒软森:






写在前面的话




杂谈允许转载,但是不允许添加任何的热门tag




大量个人观点,允许评论区讨论,但是又任何引战倾向言论会删除。如果有含恶意讨论的会删除,请自行转移私信




对我有任何人身攻击意味的评论会删除。




不求每个人都认同








 




今天刷空间的时候看到了一条说说,相信很多人都看过那条说说。




是一个女孩,画了一组短漫,自己的母亲曾经画过一张画,比同时期的父亲好太多太多,但是父亲是x美的教授,母亲则是同系的普通教师。




女孩疑惑的问道,为什么成为教授的是爸爸?




母亲回答道。




 




因为妈妈,结婚了啊。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心中一跳,果然,4p的漫画看完,只觉得眼眶干涩。




 




我的父母关系美满,从小到大我的父母之间就一直被人称赞。男人羡慕我父亲有一个既能支持他工作,同时又独立漂亮的妻子。女人羡慕我母亲有一个可以让她生活不用为金钱发愁,又能放手让她拼搏事业的丈夫。可没有人知道,在好几年前,在我还在小学的时候,我的母亲像一个泼妇一样拿着一把菜刀出去要跟我父亲闹离婚。




那时候的我,就站在门口看着一向注意形象的母亲,那样疯狂而又脆弱的模样。




我第一次觉得,婚姻,能让一个女人幸福,也是一个女人的坟墓。




 




我母亲整整比我父亲小十二岁,刚好一轮。我母亲生我的时候才只二十岁,现在的二十岁的女孩,顶多还在谈恋爱的年纪,有多少人愿意就这么早早的步入婚姻的殿堂,有多少人愿意这么早早的担负起一个新的生命?




而我的母亲就做到了。




我父亲思想虽然开明,但是还是有着一股子大男子主义。三十多岁的人了,不顾家,也不做正经事,家里也没多少钱,还总喜欢讲那些兄弟义气。一个二十岁的女人,又要照顾孩子,一边还要劝说丈夫。从一家小餐馆到现在搞房地产,所有人都在说我父亲奋斗努力,大器晚成。又有多少人看到我的母亲在背后默默付出了多少。




我弟弟出生之后有一次我和父亲吵了一架。原因是我下课回家的时候看到喝了酒的父亲因为嫌弃弟弟哭了太吵把他丢在别的房间里哭了一下午。




才半岁的孩子啊,连走路都不会走,当你嫌弃他吵的时候,可曾想过当时的我一个十一岁的姑娘哄他哄的都比你多。




我父亲喝酒了就喜欢打人,那次跟我吵着就想打我,结果被刚回家的母亲阻止了,没打到我身上,打到我母亲身上了。也没二话,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我和我母亲哭。




当时的我说妈,你跟这个男人离婚吧,我长大了我养你好不好。我妈只是一边流眼泪一边摸我的头。




然后摇了摇头




她说你还小。




她说你不懂。




我宁可她还是像她年轻的时候那样,拿着一把菜刀,凶狠的保护自己。也不愿意她默默流泪,默默忍受痛苦。




 




后来这件事情闹到我奶奶那里去了,我奶奶打电话过来,对我父亲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能打孩子!然后絮絮叨叨的跟母亲道歉,为这个嘴硬的儿子做着根本不会实现的保证。




是他太冲动了,下次不会了。




你辛苦了,他知道反省了。




而母亲也很自然的接了下去,完全没有愤愤不平的意思。




我怔住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为我的母亲伸冤,就像当时我母亲拿着菜刀的时候,也没有人会指责父亲,而是对母亲说,忍忍吧,忍忍吧,想想孩子,想想家庭。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母亲那时回头看我的眼神,太复杂太难懂了。




这就是成长吗?这样的成长摧毁了多少人?我不知道,我也数不清。




这就是母亲所谓的幸福吗?




这就是旁人眼中的幸福吗?




有多少人思考这样的幸福是否公平?




是,所有人都习惯了。




一个男人最耀眼的标签是他有怎样怎样的成就。




而一个女人最耀眼的标签是她有着怎样的男朋友,怎样的丈夫。




一个女人总是不结婚总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一个女人太拼事业被人说成不会照顾自己。




一个女人太不顾家被人说成不遵守本分。




当有人惊讶这个男人竟然会做饭的时候,却擅自的将做饭做家务当成必修课的贴在女人的身上。




当有人惊讶羡慕这个女人有这么一个又能力的丈夫的时候,却又有人惊讶于这个女人竟然还在事业里这么拼搏。




当一个女人哭诉,说自己在家里没有地位的时候,有一个人对她说,那你独立啊!




女人怔了一下,诺诺的说着。




 




算了。




 




偏见如水,在我们的生活里无孔不入。很多人看着那些伸张偏见的文字,那些发言。他们愤愤不平,他们感同身受。




而转眼,他们又很自然的对自己的妻子或者母亲说。




你要遵守这个世界对女人的规则。




谁又比谁低等?又是什么能证明,这个世界上这一些人必须要这么做。




什么时候,性别这两个字,区别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




 


评论
热度(1060)
  1. 猫牙凌云壮志 转载了此文字
  2. 闻香识女人。Melody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也许改变不了什么,但这就像环保工作。 Aphrodite

© 二十四桥明月夜 | Powered by LOFTER